平安彩票

刘桦,实在大哥的戏外人生

凡是和刘桦私底下打过交道的,都知道这位老哥随和,仗义。虽然他在银幕上演过各种各样的坏人,但在生活里,却是不折不扣一个没架子、好脾气、爱掏心窝子,乐于被人开涮,并且正直厚道的大好人。圈儿里有个流传很广的段子,某年春节的业内聚餐,三爷(韩三平)当着上百号电影人的面夸刘桦:“大家知道,当一个名演员要同时做到这几点,一不赌二不吸毒,三不嫖娼四不乱搞男女关系,是不太容易的——刘桦是做到的!”全场鼓掌。刘桦说自己那次,“臊得连脖子根儿都红了”。

连媒体记者都爱跟他起哄。在音乐电影《一夜成名》的海报揭幕发布会上,独自来撑场的刘桦被要求“唱一个”,再三推脱不过,他只好清唱一首《国际歌》。大家叫好,他的脸又红了。其实在《一夜成名》里,负责唱歌的是维塔斯、田娃和苏珊大妈,刘桦还是老本行,负责插科打诨出洋相,逗大家一笑——从去年的《无价之宝》到今年年初的《疯狂的饭局》,他基本都是这个路数。不过《一夜成名》也有新看点,那就是刘桦的新造型,片中他饰演的娱乐公司老板不仅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,而且还钉着耳钉化着烟熏妆。整部电影的喜感都落在刘桦身上,他演得也十分卖力。《一夜成名》由某酒庄投资拍摄,刘桦说他演这部电影,纯粹是被朋友感动,他愿意为那些拿着自己的钱来支持电影事业的人卖力吆喝。

从学生到士兵,从士兵到工人



刘桦这辈子,冥冥中和电影有种缘分,尽管他绕过很多道费尽周折才走到演员这条路上。

刘桦父母都当过兵,他小时候在部队幼儿园,每个星期能看场电影。刘桦说:“在我懂事那天,我忘了几岁我就觉得我该在那(银幕)上面。”自此以后,从幼儿园到小学毕业,相貌平平的刘桦就一直是班上的文艺骨干。集体诗朗诵,他必定是前面那个领头的,做操他是领操,跳舞他是领舞,唱歌他是领唱。其实他父母的工作和文艺不沾边,从小也没刻意培养他,刘桦身上这种与生俱来的”文艺范儿”,只能说是天分。

“我特别感谢幼儿园的老师,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就觉得我行。我现在看小时候的照片,长得比现在还不好看!眼睛也小,脸还挺长,胖不胖瘦不瘦的,扔在孩子堆儿里根本拔不出来,没任何特点。可老师说,你肯定行——也可能老师有经验,毕竟从事教育工作多年,觉得这孩子还行。那时期的锻炼对我今后的成长极有帮助。”

1976年底,刚刚粉碎四人帮结束文化大革命,城市青年仍然面临去农村插队落户的命运。刘桦初中还没毕业就被送去当兵,15岁的他当了两年兵,复员转业回来也才刚刚17岁。